菠萝蜜通道入口在哪里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慕少凌听着她疲惫的声音,听出了些虚弱的意思,大掌搭在门把上,扭了扭,她在里面反锁了。

阮白听到门把扭动的声音,神经警惕起来,她担心慕少凌会让管家送钥匙过来。

“少凌,我真的很累。”她的声音虚弱了几分,紧紧抓着床单,他这么焦急进来,是想要质问她伊娃娜的事情吧。

想到这里,阮白的心又寒又冷。

阿贝普因为一个伊娃娜把她鞭打得差点残废,现在慕少凌又因为她而跟自己对峙。

她暗暗咬着下唇,这个仇,她记着,以后一定会报复!

慕少凌听着她疲惫不堪的语气,手落下,道:“好好休息。”

语气冷冰冰的,没有丝毫的温情,阮白的双眸在黑夜里逐渐变得阴狠,都是伊娃娜……

“嗯。”阮白没听到脚步的声音,不知道他是否离开了,只能虚弱应了一声。

慕少凌回到书房,发现淘淘还没睡觉,坐在沙发上,手上还拿着一本儿童读物。

“爸爸,回来了!”淘淘见他走进来,把书放到一边跳下沙发,晃着脑袋走过去,“怎么这么晚?”

怀抱乌克丽丽的女孩

“有点事情要处理。”慕少凌见儿子这副模样,就知道他有话要跟自己说。

“是在处理念姐姐的事情吗?”淘淘问道,想了想,又补充道:“都过了这么久了,爸爸应该要处理好这件事,不然姐姐的生活就要受到影响了。”

“已经处理好了,不用担心。”慕少凌摸了摸儿子的头,见他对念穆关心的模样,旁人不知道的还会以为,念穆才是他的生母。

“那就好,都怪没有及时处理好,这几天姐姐跟我视频的时间少了很多,今天就说了两句就挂掉了。”淘淘听他说处理好,依旧有些不满意。

慕少凌听着儿子的抱怨,径自坐在大班椅上,挑着眉头问道:“跟她视频?”

“对呀,我每天都跟姐姐视频的!”淘淘点了点头,又道:“我可喜欢姐姐了,一天不见她,做梦都不甜,爸爸,明天能帮我请假,送我到她那边去吗?我想姐姐了。”

“不能。”一听儿子要荒废学业,慕少凌想也不想直接拒绝,一副没得商量的模样。

“爸爸,不能这样。”淘淘迈着腿走向他,与之商量,“因为的事情给姐姐带来这么大的麻烦,我这个做儿子的,一定要帮好好安抚安抚姐姐的,说是不是?”

看着他一副牺牲小我的模样,慕少凌伸手,轻轻地弹了弹儿子的额头,道:“想也别想,去睡觉。”

“爸爸……”淘淘还想与他商量。

“不行。”慕少凌站起来,牵着他的手。

“爸爸,要干嘛?”淘淘抖了抖,该不会要挨一顿揍了吧?

虽然说记忆以来他都没打过自己,但是身边都是血泪的教训,他的同学因为调皮的缘故天天挨打,现在该不会轮到自己了吧?

“去睡觉。”慕少凌牵着他的手走进卧室,轻松地把他抱起来放到床上,道:“现在就该睡觉。”

“那姐姐那边……”淘淘眼珠子转着,知道他没有要打自己的意思,松了一口气。

“我会安排。”慕少凌随意搪塞着他。

淘淘当真了,拍了拍手,道:“好的,爸爸。”

等他乖巧地躺在床上,慕少凌帮忙掖好被子,然后关上门走了出去。

他看着紧紧关闭的门,摇了摇头,淘淘不是那种看谁都欢喜的小孩,但是对念穆,好像有特殊的感情。

难道是声音的缘故?

念穆的声音,与阮白以前的声音有些相像。

慕少凌摇了摇头,走回书房,坐在大班椅上继续处理工作。

翌日。

慕少凌醒来的时候,时间还有些早,他躺在沙发床上瞪着眼睛看着天花板,没有急着起床的意思。

他一向少梦,但是昨夜,的确做了一个梦,醒来的时候,他还记得。

他梦到了阮白,是以前的阮白,声音一如以往的温柔,他们在一处沙滩上,晒着日光,依靠着彼此。

情绪正浓的时候,梦里阮白的脸,逐渐变成了念穆。

依旧是那个声音,但是面孔却是变了个人。

瞬间,慕少凌便惊醒了。

他的的确确梦到了阮白,只是后面的转折,让他有些猝不及防。

而梦里,他看着念穆的样子,却变得更加炽热。

这不像他……

慕少凌坐起来,扒了扒头发,看了一眼时间,比以往醒来的时间足足提早了半个小时,这也是反常。

因为昨夜阮白反锁了门的原因,他没有提前把今天要穿的衣服拿出来,所以只能到主卧一趟。

他扭了扭门把,门开了。

阮白坐在床上,笑盈盈地看着他,“少凌,怎么醒的那么早?是没休息好吗?”

“今天公司还有些事情。”慕少凌说道,看着她依旧疲惫又苍白的面孔,也没太认真细想,只当她是没化妆气息不好罢了。

“最近很忙吧?”阮白站起来,眉头皱了皱。

慕少凌走向衣柜,从里面拿出一套西服,然后随意挑选了一条领带。

“嗯,公司的事情比较多。”他点头,走进浴室。

阮白站在床边,看着紧闭的浴室门,忐忑不安。

他不打算提伊娃娜的事情?

她昨天疼了一夜根本没睡着,后来拿着手机刷着论坛的时候,发现之前那个新闻已经被下了置顶,转而代之的是张记者的声明。

阮白知道,没有恐怖岛的庇护,慕少凌已经找到记者,并且要挟他,写了这份声明。

声明里没有提及自己的一点信息,这肯定也是出自慕少凌的手笔。

阮白心里凌乱得很,原本以为他会提及这件事,但是到现在,他都没有提及一丝一毫。

“咔嚓”一声,慕少凌洗漱好并且换好衣服走了出来。

阮白走到他的身边,低声说道:“少凌,我有事情想要跟坦白……”

“都过去了。”慕少凌看着她眼底的内疚,心思虽然失望,但也不好把话说重。

“……”阮白有些意外,他不追究?

这件事给他带来了很不好的影响,她是知道的,并且用了一个晚上去思考,准备了一套说辞,想要把他的愤怒降到最低,但意外的是他现在没有责怪的意思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