应用世界app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看着她一瞬惨白的小脸,季亦承突然有些后悔带她来了。

景倾歌摇了摇头,对上他心疼怜惜四溢的眸光,在他攥紧的手掌心里轻抠一下,

“我没事,别担心。”

季亦承蹙紧的眉心却没有丝毫松懈,她又挽起唇给他一个浅浅的微笑,真的没事,只是突然间有些激动。

季亦承抿了抿唇,知道她是什么意思,父女重逢总要说说贴切话的。

季亦承扫视了眼整个咖啡厅,指向五米外斜多面靠橱窗的一张咖啡桌,放低的声音更加温柔,

“我就坐那边,有事情叫我,不要硬撑。”

“好。”她乖顺憨笑。

“伯父,倾宝儿您照顾一下。”他扶着她在沙发上坐下。

“好……好好……”

季亦承和时暝又默契对视一眼,下颚一挑,俩人转身径直的朝不远处的咖啡桌走过去了。

轻松一夏 美女陪你玩游戏

那肩并肩的背影画面,为**毛有种狼狈为奸的既视感啊啊……→_→

……

这边,只剩下了景倾歌和云老爷,父女俩面对面的坐着,空气突然又陷入了安静。

很快,便有咖啡厅服务生送来了一杯热牛奶,云老爷之前在等他们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点过咖啡了。

“谢谢。”景倾歌朝服务生道谢,微一转眸,便看见转角落地窗前坐着的男人,正静静的望着她,薄唇微扬,笑意深柔。

她端起精致玻璃杯,喝了一小口,浓浓的奶香在唇齿间弥漫,沿着喉咙热热的流下去,好像把一颗心都暖化了,亦如他对她的爱。

而坐在对面的这个中年男人,应该……也是爱她的,不对,不是应该,是就是。

景倾歌垂落的眼翦微微一掀,看向云老,被热牛奶浸润过的嗓子已经没有那么酸涩了,音色也是轻浅,倏然一声,

“爸爸。”

骤然,云清苍老的脸颊一怔,坐在沙发上的身体一下子狠狠僵硬了,旋即颤抖得更加厉害,混沌的重眸里流露出更加汹涌的悲伤感动来,浑厚的声音哽咽,

“小七,爸爸的女儿,爸爸对不起……”

一瞬,景倾歌抱着玻璃杯的两只小手,用力收紧,明媚的眸眼里一片濯然涟漪,轻微细漾。

……

另一边。

季亦承点了杯卡布奇诺,时暝点了杯摩卡,俩男人炯炯有神的对坐着,以每分钟二十次的高频率九十度转动脖子,齐刷刷朝父女重逢的那一桌看过去。

“算了,别看了,不会有什么事情的。”时暝嘴角一抽,终于忍不住说。

不远处咖啡厅吧台,那服务生看他和季亦承的眼神简直就像是在看神经病偷**窥狂……

表情简直不要太丰富啊。

季亦承自然也意识到这一点,眼角扯了扯,确实是有些……挫挫的,云老是倾宝儿的亲生父亲,应该不会发生什么事情,而且他就在这里,即便有突发状况他也能第一时间应对。

季亦承这才收回了视线,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。

“病好了?”时暝凉飕飕的一眼斜睨过来。

季亦承挑眉一笑,语气更是冷艳,“我老婆治好的!” 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看着她一瞬惨白的小脸,季亦承突然有些后悔带她来了。

景倾歌摇了摇头,对上他心疼怜惜四溢的眸光,在他攥紧的手掌心里轻抠一下,

“我没事,别担心。”

季亦承蹙紧的眉心却没有丝毫松懈,她又挽起唇给他一个浅浅的微笑,真的没事,只是突然间有些激动。

季亦承抿了抿唇,知道她是什么意思,父女重逢总要说说贴切话的。

季亦承扫视了眼整个咖啡厅,指向五米外斜多面靠橱窗的一张咖啡桌,放低的声音更加温柔,

“我就坐那边,有事情叫我,不要硬撑。”

“好。”她乖顺憨笑。

“伯父,倾宝儿您照顾一下。”他扶着她在沙发上坐下。

“好……好好……”

季亦承和时暝又默契对视一眼,下颚一挑,俩人转身径直的朝不远处的咖啡桌走过去了。

那肩并肩的背影画面,为**毛有种狼狈为奸的既视感啊啊……→_→

……

这边,只剩下了景倾歌和云老爷,父女俩面对面的坐着,空气突然又陷入了安静。

很快,便有咖啡厅服务生送来了一杯热牛奶,云老爷之前在等他们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点过咖啡了。

“谢谢。”景倾歌朝服务生道谢,微一转眸,便看见转角落地窗前坐着的男人,正静静的望着她,薄唇微扬,笑意深柔。

她端起精致玻璃杯,喝了一小口,浓浓的奶香在唇齿间弥漫,沿着喉咙热热的流下去,好像把一颗心都暖化了,亦如他对她的爱。

而坐在对面的这个中年男人,应该……也是爱她的,不对,不是应该,是就是。

景倾歌垂落的眼翦微微一掀,看向云老,被热牛奶浸润过的嗓子已经没有那么酸涩了,音色也是轻浅,倏然一声,

“爸爸。”

骤然,云清苍老的脸颊一怔,坐在沙发上的身体一下子狠狠僵硬了,旋即颤抖得更加厉害,混沌的重眸里流露出更加汹涌的悲伤感动来,浑厚的声音哽咽,

“小七,爸爸的女儿,爸爸对不起……”

一瞬,景倾歌抱着玻璃杯的两只小手,用力收紧,明媚的眸眼里一片濯然涟漪,轻微细漾。

……

另一边。

季亦承点了杯卡布奇诺,时暝点了杯摩卡,俩男人炯炯有神的对坐着,以每分钟二十次的高频率九十度转动脖子,齐刷刷朝父女重逢的那一桌看过去。

“算了,别看了,不会有什么事情的。”时暝嘴角一抽,终于忍不住说。

不远处咖啡厅吧台,那服务生看他和季亦承的眼神简直就像是在看神经病偷**窥狂……

表情简直不要太丰富啊。

季亦承自然也意识到这一点,眼角扯了扯,确实是有些……挫挫的,云老是倾宝儿的亲生父亲,应该不会发生什么事情,而且他就在这里,即便有突发状况他也能第一时间应对。

季亦承这才收回了视线,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。

“病好了?”时暝凉飕飕的一眼斜睨过来。

季亦承挑眉一笑,语气更是冷艳,“我老婆治好的!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看着她一瞬惨白的小脸,季亦承突然有些后悔带她来了。

景倾歌摇了摇头,对上他心疼怜惜四溢的眸光,在他攥紧的手掌心里轻抠一下,

“我没事,别担心。”

季亦承蹙紧的眉心却没有丝毫松懈,她又挽起唇给他一个浅浅的微笑,真的没事,只是突然间有些激动。

季亦承抿了抿唇,知道她是什么意思,父女重逢总要说说贴切话的。

季亦承扫视了眼整个咖啡厅,指向五米外斜多面靠橱窗的一张咖啡桌,放低的声音更加温柔,

“我就坐那边,有事情叫我,不要硬撑。”

“好。”她乖顺憨笑。

“伯父,倾宝儿您照顾一下。”他扶着她在沙发上坐下。

“好……好好……”

季亦承和时暝又默契对视一眼,下颚一挑,俩人转身径直的朝不远处的咖啡桌走过去了。

那肩并肩的背影画面,为**毛有种狼狈为奸的既视感啊啊……→_→

……

这边,只剩下了景倾歌和云老爷,父女俩面对面的坐着,空气突然又陷入了安静。

很快,便有咖啡厅服务生送来了一杯热牛奶,云老爷之前在等他们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点过咖啡了。

“谢谢。”景倾歌朝服务生道谢,微一转眸,便看见转角落地窗前坐着的男人,正静静的望着她,薄唇微扬,笑意深柔。

她端起精致玻璃杯,喝了一小口,浓浓的奶香在唇齿间弥漫,沿着喉咙热热的流下去,好像把一颗心都暖化了,亦如他对她的爱。

而坐在对面的这个中年男人,应该……也是爱她的,不对,不是应该,是就是。

景倾歌垂落的眼翦微微一掀,看向云老,被热牛奶浸润过的嗓子已经没有那么酸涩了,音色也是轻浅,倏然一声,

“爸爸。”

骤然,云清苍老的脸颊一怔,坐在沙发上的身体一下子狠狠僵硬了,旋即颤抖得更加厉害,混沌的重眸里流露出更加汹涌的悲伤感动来,浑厚的声音哽咽,

“小七,爸爸的女儿,爸爸对不起……”

一瞬,景倾歌抱着玻璃杯的两只小手,用力收紧,明媚的眸眼里一片濯然涟漪,轻微细漾。

……

另一边。

季亦承点了杯卡布奇诺,时暝点了杯摩卡,俩男人炯炯有神的对坐着,以每分钟二十次的高频率九十度转动脖子,齐刷刷朝父女重逢的那一桌看过去。

“算了,别看了,不会有什么事情的。”时暝嘴角一抽,终于忍不住说。

不远处咖啡厅吧台,那服务生看他和季亦承的眼神简直就像是在看神经病偷**窥狂……

表情简直不要太丰富啊。

季亦承自然也意识到这一点,眼角扯了扯,确实是有些……挫挫的,云老是倾宝儿的亲生父亲,应该不会发生什么事情,而且他就在这里,即便有突发状况他也能第一时间应对。

季亦承这才收回了视线,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。

“病好了?”时暝凉飕飕的一眼斜睨过来。

季亦承挑眉一笑,语气更是冷艳,“我老婆治好的!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看着她一瞬惨白的小脸,季亦承突然有些后悔带她来了。

景倾歌摇了摇头,对上他心疼怜惜四溢的眸光,在他攥紧的手掌心里轻抠一下,

“我没事,别担心。”

季亦承蹙紧的眉心却没有丝毫松懈,她又挽起唇给他一个浅浅的微笑,真的没事,只是突然间有些激动。

季亦承抿了抿唇,知道她是什么意思,父女重逢总要说说贴切话的。

季亦承扫视了眼整个咖啡厅,指向五米外斜多面靠橱窗的一张咖啡桌,放低的声音更加温柔,

“我就坐那边,有事情叫我,不要硬撑。”

“好。”她乖顺憨笑。

“伯父,倾宝儿您照顾一下。”他扶着她在沙发上坐下。

“好……好好……”

季亦承和时暝又默契对视一眼,下颚一挑,俩人转身径直的朝不远处的咖啡桌走过去了。

那肩并肩的背影画面,为**毛有种狼狈为奸的既视感啊啊……→_→

……

这边,只剩下了景倾歌和云老爷,父女俩面对面的坐着,空气突然又陷入了安静。

很快,便有咖啡厅服务生送来了一杯热牛奶,云老爷之前在等他们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点过咖啡了。

“谢谢。”景倾歌朝服务生道谢,微一转眸,便看见转角落地窗前坐着的男人,正静静的望着她,薄唇微扬,笑意深柔。

她端起精致玻璃杯,喝了一小口,浓浓的奶香在唇齿间弥漫,沿着喉咙热热的流下去,好像把一颗心都暖化了,亦如他对她的爱。

而坐在对面的这个中年男人,应该……也是爱她的,不对,不是应该,是就是。

景倾歌垂落的眼翦微微一掀,看向云老,被热牛奶浸润过的嗓子已经没有那么酸涩了,音色也是轻浅,倏然一声,

“爸爸。”

骤然,云清苍老的脸颊一怔,坐在沙发上的身体一下子狠狠僵硬了,旋即颤抖得更加厉害,混沌的重眸里流露出更加汹涌的悲伤感动来,浑厚的声音哽咽,

“小七,爸爸的女儿,爸爸对不起……”

一瞬,景倾歌抱着玻璃杯的两只小手,用力收紧,明媚的眸眼里一片濯然涟漪,轻微细漾。

……

另一边。

季亦承点了杯卡布奇诺,时暝点了杯摩卡,俩男人炯炯有神的对坐着,以每分钟二十次的高频率九十度转动脖子,齐刷刷朝父女重逢的那一桌看过去。

“算了,别看了,不会有什么事情的。”时暝嘴角一抽,终于忍不住说。

不远处咖啡厅吧台,那服务生看他和季亦承的眼神简直就像是在看神经病偷**窥狂……

表情简直不要太丰富啊。

季亦承自然也意识到这一点,眼角扯了扯,确实是有些……挫挫的,云老是倾宝儿的亲生父亲,应该不会发生什么事情,而且他就在这里,即便有突发状况他也能第一时间应对。

季亦承这才收回了视线,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。

“病好了?”时暝凉飕飕的一眼斜睨过来。

季亦承挑眉一笑,语气更是冷艳,“我老婆治好的!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看着她一瞬惨白的小脸,季亦承突然有些后悔带她来了。

景倾歌摇了摇头,对上他心疼怜惜四溢的眸光,在他攥紧的手掌心里轻抠一下,

“我没事,别担心。”

季亦承蹙紧的眉心却没有丝毫松懈,她又挽起唇给他一个浅浅的微笑,真的没事,只是突然间有些激动。

季亦承抿了抿唇,知道她是什么意思,父女重逢总要说说贴切话的。

季亦承扫视了眼整个咖啡厅,指向五米外斜多面靠橱窗的一张咖啡桌,放低的声音更加温柔,

“我就坐那边,有事情叫我,不要硬撑。”

“好。”她乖顺憨笑。

“伯父,倾宝儿您照顾一下。”他扶着她在沙发上坐下。

“好……好好……”

季亦承和时暝又默契对视一眼,下颚一挑,俩人转身径直的朝不远处的咖啡桌走过去了。

那肩并肩的背影画面,为**毛有种狼狈为奸的既视感啊啊……→_→

……

这边,只剩下了景倾歌和云老爷,父女俩面对面的坐着,空气突然又陷入了安静。

很快,便有咖啡厅服务生送来了一杯热牛奶,云老爷之前在等他们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点过咖啡了。

“谢谢。”景倾歌朝服务生道谢,微一转眸,便看见转角落地窗前坐着的男人,正静静的望着她,薄唇微扬,笑意深柔。

她端起精致玻璃杯,喝了一小口,浓浓的奶香在唇齿间弥漫,沿着喉咙热热的流下去,好像把一颗心都暖化了,亦如他对她的爱。

而坐在对面的这个中年男人,应该……也是爱她的,不对,不是应该,是就是。

景倾歌垂落的眼翦微微一掀,看向云老,被热牛奶浸润过的嗓子已经没有那么酸涩了,音色也是轻浅,倏然一声,

“爸爸。”

骤然,云清苍老的脸颊一怔,坐在沙发上的身体一下子狠狠僵硬了,旋即颤抖得更加厉害,混沌的重眸里流露出更加汹涌的悲伤感动来,浑厚的声音哽咽,

“小七,爸爸的女儿,爸爸对不起……”

一瞬,景倾歌抱着玻璃杯的两只小手,用力收紧,明媚的眸眼里一片濯然涟漪,轻微细漾。

……

另一边。

季亦承点了杯卡布奇诺,时暝点了杯摩卡,俩男人炯炯有神的对坐着,以每分钟二十次的高频率九十度转动脖子,齐刷刷朝父女重逢的那一桌看过去。

“算了,别看了,不会有什么事情的。”时暝嘴角一抽,终于忍不住说。

不远处咖啡厅吧台,那服务生看他和季亦承的眼神简直就像是在看神经病偷**窥狂……

表情简直不要太丰富啊。

季亦承自然也意识到这一点,眼角扯了扯,确实是有些……挫挫的,云老是倾宝儿的亲生父亲,应该不会发生什么事情,而且他就在这里,即便有突发状况他也能第一时间应对。

季亦承这才收回了视线,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。

“病好了?”时暝凉飕飕的一眼斜睨过来。

季亦承挑眉一笑,语气更是冷艳,“我老婆治好的!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看着她一瞬惨白的小脸,季亦承突然有些后悔带她来了。

景倾歌摇了摇头,对上他心疼怜惜四溢的眸光,在他攥紧的手掌心里轻抠一下,

“我没事,别担心。”

季亦承蹙紧的眉心却没有丝毫松懈,她又挽起唇给他一个浅浅的微笑,真的没事,只是突然间有些激动。

季亦承抿了抿唇,知道她是什么意思,父女重逢总要说说贴切话的。

季亦承扫视了眼整个咖啡厅,指向五米外斜多面靠橱窗的一张咖啡桌,放低的声音更加温柔,

“我就坐那边,有事情叫我,不要硬撑。”

“好。”她乖顺憨笑。

“伯父,倾宝儿您照顾一下。”他扶着她在沙发上坐下。

“好……好好……”

季亦承和时暝又默契对视一眼,下颚一挑,俩人转身径直的朝不远处的咖啡桌走过去了。

那肩并肩的背影画面,为**毛有种狼狈为奸的既视感啊啊……→_→

……

这边,只剩下了景倾歌和云老爷,父女俩面对面的坐着,空气突然又陷入了安静。

很快,便有咖啡厅服务生送来了一杯热牛奶,云老爷之前在等他们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点过咖啡了。

“谢谢。”景倾歌朝服务生道谢,微一转眸,便看见转角落地窗前坐着的男人,正静静的望着她,薄唇微扬,笑意深柔。

她端起精致玻璃杯,喝了一小口,浓浓的奶香在唇齿间弥漫,沿着喉咙热热的流下去,好像把一颗心都暖化了,亦如他对她的爱。

而坐在对面的这个中年男人,应该……也是爱她的,不对,不是应该,是就是。

景倾歌垂落的眼翦微微一掀,看向云老,被热牛奶浸润过的嗓子已经没有那么酸涩了,音色也是轻浅,倏然一声,

“爸爸。”

骤然,云清苍老的脸颊一怔,坐在沙发上的身体一下子狠狠僵硬了,旋即颤抖得更加厉害,混沌的重眸里流露出更加汹涌的悲伤感动来,浑厚的声音哽咽,

“小七,爸爸的女儿,爸爸对不起……”

一瞬,景倾歌抱着玻璃杯的两只小手,用力收紧,明媚的眸眼里一片濯然涟漪,轻微细漾。

……

另一边。

季亦承点了杯卡布奇诺,时暝点了杯摩卡,俩男人炯炯有神的对坐着,以每分钟二十次的高频率九十度转动脖子,齐刷刷朝父女重逢的那一桌看过去。

“算了,别看了,不会有什么事情的。”时暝嘴角一抽,终于忍不住说。

不远处咖啡厅吧台,那服务生看他和季亦承的眼神简直就像是在看神经病偷**窥狂……

表情简直不要太丰富啊。

季亦承自然也意识到这一点,眼角扯了扯,确实是有些……挫挫的,云老是倾宝儿的亲生父亲,应该不会发生什么事情,而且他就在这里,即便有突发状况他也能第一时间应对。

季亦承这才收回了视线,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。

“病好了?”时暝凉飕飕的一眼斜睨过来。

季亦承挑眉一笑,语气更是冷艳,“我老婆治好的!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看着她一瞬惨白的小脸,季亦承突然有些后悔带她来了。

景倾歌摇了摇头,对上他心疼怜惜四溢的眸光,在他攥紧的手掌心里轻抠一下,

“我没事,别担心。”

季亦承蹙紧的眉心却没有丝毫松懈,她又挽起唇给他一个浅浅的微笑,真的没事,只是突然间有些激动。

季亦承抿了抿唇,知道她是什么意思,父女重逢总要说说贴切话的。

季亦承扫视了眼整个咖啡厅,指向五米外斜多面靠橱窗的一张咖啡桌,放低的声音更加温柔,

“我就坐那边,有事情叫我,不要硬撑。”

“好。”她乖顺憨笑。

“伯父,倾宝儿您照顾一下。”他扶着她在沙发上坐下。

“好……好好……”

季亦承和时暝又默契对视一眼,下颚一挑,俩人转身径直的朝不远处的咖啡桌走过去了。

那肩并肩的背影画面,为**毛有种狼狈为奸的既视感啊啊……→_→

……

这边,只剩下了景倾歌和云老爷,父女俩面对面的坐着,空气突然又陷入了安静。

很快,便有咖啡厅服务生送来了一杯热牛奶,云老爷之前在等他们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点过咖啡了。

“谢谢。”景倾歌朝服务生道谢,微一转眸,便看见转角落地窗前坐着的男人,正静静的望着她,薄唇微扬,笑意深柔。

她端起精致玻璃杯,喝了一小口,浓浓的奶香在唇齿间弥漫,沿着喉咙热热的流下去,好像把一颗心都暖化了,亦如他对她的爱。

而坐在对面的这个中年男人,应该……也是爱她的,不对,不是应该,是就是。

景倾歌垂落的眼翦微微一掀,看向云老,被热牛奶浸润过的嗓子已经没有那么酸涩了,音色也是轻浅,倏然一声,

“爸爸。”

骤然,云清苍老的脸颊一怔,坐在沙发上的身体一下子狠狠僵硬了,旋即颤抖得更加厉害,混沌的重眸里流露出更加汹涌的悲伤感动来,浑厚的声音哽咽,

“小七,爸爸的女儿,爸爸对不起……”

一瞬,景倾歌抱着玻璃杯的两只小手,用力收紧,明媚的眸眼里一片濯然涟漪,轻微细漾。

……

另一边。

季亦承点了杯卡布奇诺,时暝点了杯摩卡,俩男人炯炯有神的对坐着,以每分钟二十次的高频率九十度转动脖子,齐刷刷朝父女重逢的那一桌看过去。

“算了,别看了,不会有什么事情的。”时暝嘴角一抽,终于忍不住说。

不远处咖啡厅吧台,那服务生看他和季亦承的眼神简直就像是在看神经病偷**窥狂……

表情简直不要太丰富啊。

季亦承自然也意识到这一点,眼角扯了扯,确实是有些……挫挫的,云老是倾宝儿的亲生父亲,应该不会发生什么事情,而且他就在这里,即便有突发状况他也能第一时间应对。

季亦承这才收回了视线,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。

“病好了?”时暝凉飕飕的一眼斜睨过来。

季亦承挑眉一笑,语气更是冷艳,“我老婆治好的!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看着她一瞬惨白的小脸,季亦承突然有些后悔带她来了。

景倾歌摇了摇头,对上他心疼怜惜四溢的眸光,在他攥紧的手掌心里轻抠一下,

“我没事,别担心。”

季亦承蹙紧的眉心却没有丝毫松懈,她又挽起唇给他一个浅浅的微笑,真的没事,只是突然间有些激动。

季亦承抿了抿唇,知道她是什么意思,父女重逢总要说说贴切话的。

季亦承扫视了眼整个咖啡厅,指向五米外斜多面靠橱窗的一张咖啡桌,放低的声音更加温柔,

“我就坐那边,有事情叫我,不要硬撑。”

“好。”她乖顺憨笑。

“伯父,倾宝儿您照顾一下。”他扶着她在沙发上坐下。

“好……好好……”

季亦承和时暝又默契对视一眼,下颚一挑,俩人转身径直的朝不远处的咖啡桌走过去了。

那肩并肩的背影画面,为**毛有种狼狈为奸的既视感啊啊……→_→

……

这边,只剩下了景倾歌和云老爷,父女俩面对面的坐着,空气突然又陷入了安静。

很快,便有咖啡厅服务生送来了一杯热牛奶,云老爷之前在等他们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点过咖啡了。

“谢谢。”景倾歌朝服务生道谢,微一转眸,便看见转角落地窗前坐着的男人,正静静的望着她,薄唇微扬,笑意深柔。

她端起精致玻璃杯,喝了一小口,浓浓的奶香在唇齿间弥漫,沿着喉咙热热的流下去,好像把一颗心都暖化了,亦如他对她的爱。

而坐在对面的这个中年男人,应该……也是爱她的,不对,不是应该,是就是。

景倾歌垂落的眼翦微微一掀,看向云老,被热牛奶浸润过的嗓子已经没有那么酸涩了,音色也是轻浅,倏然一声,

“爸爸。”

骤然,云清苍老的脸颊一怔,坐在沙发上的身体一下子狠狠僵硬了,旋即颤抖得更加厉害,混沌的重眸里流露出更加汹涌的悲伤感动来,浑厚的声音哽咽,

“小七,爸爸的女儿,爸爸对不起……”

一瞬,景倾歌抱着玻璃杯的两只小手,用力收紧,明媚的眸眼里一片濯然涟漪,轻微细漾。

……

另一边。

季亦承点了杯卡布奇诺,时暝点了杯摩卡,俩男人炯炯有神的对坐着,以每分钟二十次的高频率九十度转动脖子,齐刷刷朝父女重逢的那一桌看过去。

“算了,别看了,不会有什么事情的。”时暝嘴角一抽,终于忍不住说。

不远处咖啡厅吧台,那服务生看他和季亦承的眼神简直就像是在看神经病偷**窥狂……

表情简直不要太丰富啊。

季亦承自然也意识到这一点,眼角扯了扯,确实是有些……挫挫的,云老是倾宝儿的亲生父亲,应该不会发生什么事情,而且他就在这里,即便有突发状况他也能第一时间应对。

季亦承这才收回了视线,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。

“病好了?”时暝凉飕飕的一眼斜睨过来。

季亦承挑眉一笑,语气更是冷艳,“我老婆治好的!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看着她一瞬惨白的小脸,季亦承突然有些后悔带她来了。

景倾歌摇了摇头,对上他心疼怜惜四溢的眸光,在他攥紧的手掌心里轻抠一下,

“我没事,别担心。”

季亦承蹙紧的眉心却没有丝毫松懈,她又挽起唇给他一个浅浅的微笑,真的没事,只是突然间有些激动。

季亦承抿了抿唇,知道她是什么意思,父女重逢总要说说贴切话的。

季亦承扫视了眼整个咖啡厅,指向五米外斜多面靠橱窗的一张咖啡桌,放低的声音更加温柔,

“我就坐那边,有事情叫我,不要硬撑。”

“好。”她乖顺憨笑。

“伯父,倾宝儿您照顾一下。”他扶着她在沙发上坐下。

“好……好好……”

季亦承和时暝又默契对视一眼,下颚一挑,俩人转身径直的朝不远处的咖啡桌走过去了。

那肩并肩的背影画面,为**毛有种狼狈为奸的既视感啊啊……→_→

……

这边,只剩下了景倾歌和云老爷,父女俩面对面的坐着,空气突然又陷入了安静。

很快,便有咖啡厅服务生送来了一杯热牛奶,云老爷之前在等他们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点过咖啡了。

“谢谢。”景倾歌朝服务生道谢,微一转眸,便看见转角落地窗前坐着的男人,正静静的望着她,薄唇微扬,笑意深柔。

她端起精致玻璃杯,喝了一小口,浓浓的奶香在唇齿间弥漫,沿着喉咙热热的流下去,好像把一颗心都暖化了,亦如他对她的爱。

而坐在对面的这个中年男人,应该……也是爱她的,不对,不是应该,是就是。

景倾歌垂落的眼翦微微一掀,看向云老,被热牛奶浸润过的嗓子已经没有那么酸涩了,音色也是轻浅,倏然一声,

“爸爸。”

骤然,云清苍老的脸颊一怔,坐在沙发上的身体一下子狠狠僵硬了,旋即颤抖得更加厉害,混沌的重眸里流露出更加汹涌的悲伤感动来,浑厚的声音哽咽,

“小七,爸爸的女儿,爸爸对不起……”

一瞬,景倾歌抱着玻璃杯的两只小手,用力收紧,明媚的眸眼里一片濯然涟漪,轻微细漾。

……

另一边。

季亦承点了杯卡布奇诺,时暝点了杯摩卡,俩男人炯炯有神的对坐着,以每分钟二十次的高频率九十度转动脖子,齐刷刷朝父女重逢的那一桌看过去。

“算了,别看了,不会有什么事情的。”时暝嘴角一抽,终于忍不住说。

不远处咖啡厅吧台,那服务生看他和季亦承的眼神简直就像是在看神经病偷**窥狂……

表情简直不要太丰富啊。

季亦承自然也意识到这一点,眼角扯了扯,确实是有些……挫挫的,云老是倾宝儿的亲生父亲,应该不会发生什么事情,而且他就在这里,即便有突发状况他也能第一时间应对。

季亦承这才收回了视线,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。

“病好了?”时暝凉飕飕的一眼斜睨过来。

季亦承挑眉一笑,语气更是冷艳,“我老婆治好的!”